雅健--最专业、最权威的翻译机构
本地化服务
本地化是为解决网站、软件向其它国家推广时遇到的语言障碍问题它国家推广时遇到的语言障...
在将软件产品打入目标市场之前,需要在当地的技术和语言专家团队的协助下将产品全面本...
影音翻译包括各种影视片字幕的翻译及配音的翻译、CD/VCD/DVD/录像带及多媒体视频/音频...
当前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焦点 >> 别误会,英国官员起中文名不是因为...
别误会,英国官员起中文名不是因为热爱中国文化
2016-07-27 16:58:35  

 文翠珊女士团队的骨干成员有:夏文达、卢绮婷、霍理林、房应麟、卓慧思、简意宁、庄家伟…… 

且慢,谁是文翠珊啊?

文翠珊=特蕾莎梅,英国新首相。

7月中旬,伦敦唐宁街10号易主,香港媒体上文翠珊三个字铺天盖地。

香港媒体报道她的主要阁员:外相约翰逊;原外相夏文达改任财相;能源及气候变化大臣卢绮婷接任文翠珊原先的内政大臣职务;在党魁选举中最早出局的前国防大臣霍理林,获委任为国际贸易大臣;卓慧思出任司法大臣;简意宁出任教育大臣;庄家伟是威尔斯首席部长;现任国防大臣房应麟留任……

房应麟都有啊?跟房玄龄有亲戚关系吗?

你会不会恍惚中觉得是一群中国人入了英国内阁?

其实他们中间并无一人是华人。

Philip Hammond,内地译为哈蒙德,夏文达是广东音;卢绮婷是Amber Rudd,内地译为安珀路德;霍理林是Liam Fox,在内地是利亚姆福克斯;卓慧思是Elizabeth Truss,在内地是伊丽莎白特拉斯;简意宁是Justin Greening,内地:贾斯汀格里宁;庄家伟是Carwyn Jones,内地译为卡因琼斯;房应麟是Michael Fallon,内地译为迈克尔法伦。

香港为什么要把英国人的名字译得跟中国人一样呢?

其实这不是香港人译的,是英国人译的,是英国驻港总领馆译的。

检视一下英国驻港总领事名录,6任总领事,每个人的中文名字都非常中国,现任总领事吴若兰女士,前任总领事奚安竹,再往前,柏圣文、何进、贝恩德、邝富劭,一个个英国白种人,看中文名儿一个个都像是中国人。

英国驻港总领馆是香港回归中国之后才有的,他们沿袭了港英政府的汉化译法。

香港回归之前英国派在香港的最高长官是港督,大多数港督的中文名儿都起得非常中国。那时候,英国人中文译名这事由港英政府中文公事管理局1996年改组为法定语文事务署),同英国驻港商务专员公署等官方机构共同制定。

汉译外国人名字,历来分为两派,一派就是香港英国官员采取的这种汉化译法,另一派是译音。早先这两派还是并存的,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到底会得到一个汉化名字还是得到一个译音,就看第一个译者是哪一派。

比如,Thomas Henry Huxley,严复将他的姓译为赫胥黎,于是他得到一个姓。Huxley国际音标是[hʌksli],按音译可译成哈克斯利,汉化本应该是哈胥黎Huxley应该姓才对,怎么译成了?作为福州人,程老汉解释下吧——福州话里,字读heik6,福州人讲普通话时,差不多,跟hʌk蛮接近。严复是福州人,而姓多见,姓少见,所以严复拣了来用。

跟严复同时代的林纾则是音译派,福尔摩斯就是他给译的。福尔摩斯是Holmes,按普通话译音,应该译成胡尔摩斯才对,怎么是福尔摩斯呢?因为林纾也是福州人,福州话声母里没有唇齿音[f][f]的所有权益归[h],[f]的所有成员划归[h]统辖,所以Holmes就变成了福尔摩斯。

若是严复来译, Holmes可能会是何默

为什么过去的港英政府要将英国官员的名字译得像中国人呢?不是因为他们热爱中国文化,纯粹是为了便于统治——汉化的名字有三好:让中国人更容易记住,增加亲切感,提升权威感

1971年到1982年在任的港督麦理浩(Murray MacLEHOSE),中文名起初是麦理灏,端的是高大上。无奈许多港人不认识那个字,各种读法都有:麦理景、麦理颐……老麦见势不妙,赶紧改,算是躲过一场浩劫,立马达到方便记忆、增加亲切感。

如何能提升权威感呢?

如果取个名叫狗蛋,叫小二就没有权威感了。

清朝时期,港督的中文名,翻译得就跟满洲贵族一样,比如德辅、弥敦、卜力、宝灵……

民国时期,金文泰、罗富国、杨慕琦……也都打上了当时的时代烙印。

最早系统地将英国官员中文名汉化的,是1919年到1925在位的第16任香港总督司徒拔。为了拉近与港人的距离,他推动制定标准来统一英籍官员的中文名。

这个翻译标准,基本上就是先找出与其姓氏谐音的汉字(当然是谐粤语的音),若有可能就附加中文寓意。

司徒拔的英文姓氏是Stubbs,细算起来4个音节,前两个音节译作司徒可谓极其自然,后两个音节若都译出本无不可,毕竟司徒是复姓,复姓者名字再来两个字是非常普遍,但译者相当克制,只留一个音节,译为。拔,提升、选取、超出的意思,挺拔、拔尖儿、出类拔萃,意思好,字面雅,朗朗上口,译成拔丝就很滑稽了。

英国新任首相Theresa MayMay是她的姓,译作是汉姓,谐粤语音。Theresa是女性人名,本有3个音节,所以内地音译为特蕾莎,但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只取两个重音节音,译成翠珊,中文里也是女性人名。文翠珊也是意思好,字面雅,粤语也好听。

香港有个女艺人叫文咏珊,不知道英国驻港总领事馆这次翻译他们新首相名字时,是不是受到文咏珊名字的启发。

不过,由英国驻港总领事馆来统一翻译的英国人,只限于英国官员,而且只限于大臣(Secretary of State)级别以上,国务大臣(Minister of State)就不管了,小官吏更不管,不是官吏的就更更不管啦。比如英国足球员,Fraser Forster=费沙科士打、Wayne Rooney=韦恩鲁尼、Daniel Sturridge=丹尼尔史杜列治,都是香港人自己翻译,并无英国官方译本。

前首相卡梅伦(Cameron)在野多年,英国官方一直没向香港媒体提供统一的中文译名,所以香港本地媒体就一直沿用音译的卡梅伦2010年他当了首相之后,总领馆曾新提供的译名甘民乐,但香港媒体没采纳,是不是觉得这三个字好土呢?总领馆最后也只好作罢,也跟着使用卡梅伦。

毕竟香港已经不归英国统治了,1997年之前,港英当局发布的译名具有强制性,谁敢不依。

新任外相约翰逊没有被英国驻港总领事馆赋予一个汉化中文名,原因大约也是他在此前官儿不大却已经很出名,香港人早已习惯了。

英国现任苏格兰首席大臣Nicola Sturgeon女士,一直到2016716日,她在香港的中文名都还是斯特金,到了717日,突然就改成施雅晴

英国公投选择脱欧之后,苏格兰很愤怒,因为苏格兰本地留欧派远远多过脱欧派。所以,苏格兰首席大臣借题发挥,扬言要再次进行独立公投,以使苏格兰继续留在欧盟。新首相文翠珊”713日上台,15日就到苏格兰爱丁堡晤苏格兰首席大臣,凸显这位首席大臣的重要性,也许这就触动了英国驻港总领事馆的神经?

历代港督里汉化中文名各自各精彩。

比如,末代港督Chris Patten,来港前是个落选的国会议员,中文译名是柏藤,普普通通。1992年被他的好友、首相梅杰任命为港督,港英政府就给他取名彭定康Patten两个音节,按说只能译成彭定,加个字,多了一层过渡时期的深意。

彭定康的前任港督卫奕信的名字最有故事。

卫奕信是中国通,1960年代在香港大学学习中文。他的英文名是David Wilson,学习中文之后取名魏德巍,把Wilson变成David变成德巍,非常具有巧思。中文老师赠给他一副对联:德者当以道为本,巍峻应有稳定基

1987年他来当港督,有人认为他的中文名有三不好:二字,广东话、普通话都谐音;字里还各自藏着一个,合起来就是双鬼拍门字最坏,是山下千八女鬼(这拆字拆的!)。

如何是好?改名呗。

他本来就是因为前任尤德在任上突然病故而被匆匆派往香港,上任前又匆匆改名卫奕信。那时正是中英谈判香港回归的关键时刻,这个名字大约取捍卫信用的意思。当时,魏德巍改名卫奕信一事,是香港和伦敦同时宣布,可见殖民政府郑重其事。

时至今日,外国人名字汉化译法已经式微,基本上都采取音译。在香港,由于英国官方的坚持,英国官员名字仍译得非常汉化,其它外国人名字已都走音译这条路,而且多是按普通话翻译,跟从内地译法。这不一定表示香港媒体多么认同内地译法,只表示他们想减少受众困扰,扩大传播范围。

(转载自凤凰卫视)

[Print]  [Close]  
232
在线解答